洛阳铲的日志

2009年12月26日

Too many levels of symbolic links

Filed under: 生活小札 — 标签: — HackGou @ 21:36

一台server上面碰到比较奇怪的问题,
执行很多命令的时候,老是提示:Too many levels of symbolic links
结果一番调查,实在不得要领,没有任何结果,后来安装ruby的时候
configure无法通过,报错:C compiler cannot create executables
这个问题的出现一般是gcc相关的包比如glibc、kernel-header、之类的包没有安装导致
但是这些包都确认安装过了,
在config.log中发现:

checking for gcc… gcc
checking for C compiler default output file name…
configure: error: C compiler cannot create executables
See `config.log’ for more details.

configure:2525: checking for C compiler default output file name
configure:2552: gcc conftest.c >&5
gcc: error trying to exec ‘as’: execvp: Too many levels of symbolic links

不是C compiler无法创建可执行文件,而是”Too many levels of symbolic links”这个老问题。
后来发现PATH设置有些异常,满屏幕的都是/usr/java/default/bin。 突然想起
这个服务器上面的java安装曾经出现过异常,在/etc/profile中出现了大量重复的
export JAVA_HOME=/usr/java/default
export PATH=$JAVA_HOME/bin:$PATH
在/usr/java下一查看才发现罪魁祸首所在:default这个死循环的软连接

12/24/09 18:43:39 [ /usr/java ]
—> root@saxxmnt02 (1.84)# ll
total 8
lrwxrwxrwx 1 root root 17 Mar 30 2009 default -> /usr/java/default
lrwxrwxrwx 1 root root 16 Mar 30 2009 latest -> /usr/java/latest
12/24/09 18:43:39 [ /usr/java ]

/u0/gavin/bin:/u0/gavin/local/bin:/usr/kerberos/bin:/usr/java/latest/bin:/usr/local/bin:/bin:/usr/bin:

删掉这个死连接,一切都恢复了。

Del.icio.us :

2009年12月4日

为保家园的成都女主人唐福珍自焚不治身亡

Filed under: 起初 — 标签:, , — HackGou @ 20:57

为保家园的成都女主人唐福珍自焚不治身亡

备受各大媒体关注的成都市金牛区女企业家因拆迁自焚事件昨日又爆出新消息,虽经医生的努力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无力回天,在与死神搏斗了16天后,自焚者唐福珍于11月29日晚上去世。

2006635108971731056.jpg

(女主人打出的标语”房在人在与房屋共存亡”一语成谶)

C25C8C419AF3AE3DFDEF4D86004B7899.jpg

2994330802249028346.jpg

(唐福珍为保家园自焚的全部过程)

据唐福珍的妹妹唐福英向《新湘报》反映,自从11月13日发生自焚事件后,唐福珍病房(重症监护室)日夜有4名治保人员监守,她及其他亲人根本见不到姐姐。11月29日下午,她侧面听说三姐唐福珍病危,晚上七点钟左右,唐福英急急忙忙赶到成都军区总医院,看到楼下大批警察站着,四楼烧伤科门口也有无数统一制服的治保人员守着,唐福英要探望姐姐,被天回镇派出所曾所长挡在门外。而后胡昌明和儿子胡焱熹(胡柯)在政府官员和警察的看押下来到病房,见唐福珍最后一面,唐福英才被允许一起进病房。当时看到医生正在唐福珍的胸部按压,她就悲愤过度,当时就昏过去了。

唐福珍的另外一位亲戚告诉记者:晚上9点左右,我看见金牛区副区长刘岩、区政府办公室张主任、天回街道办宋传福书记等领导干部来到医院现场,当时的陆军总医院已经戒严,有10多辆警车在楼下,警察和治保人员、城管人员共计百人左右严阵以待。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把羁押在看守所的唐福珍的其他亲戚带来,见死者最后一面,但这个请求始终没有答应。

非常蹊跷的是,在唐福珍死亡数小时后、直到晚上11点左右医院才宣布唐福珍死亡。我们要求把尸体交给亲属,刘岩副区长说他要请示领导,反反复复到第二天凌晨1时左右,才同意亲戚把唐福珍的尸体运往新都区东林殡仪馆安放,当时有包括警车在内的6、7辆车和警察、治保人员、城管人员共40人左右护送,尸体安放后政府却留下10多名治保人员监守。

从家属传来的现场视频中,记者看到唐福珍的亲属被一个领导干部模样的人和众治保人员挡在走廊里,悲恸的哭声令人心颤,还有不断的质问:”亲人死去了都不让见一面,你们还有人性吗?”以及那位干部的声音:”你们要冷静,我要请示一下领导—–“

唐福珍的三哥唐福明告诉《新湘报》记者:”三妹死的那么惨,而亲属要回尸体本是人之常情,却在金牛区政府官员的阻止下是那么艰难。唐福珍的家已经荡平成为施工现场,她的灵堂设在哪都是问题。还有,唐福珍的家人只剩下12岁的女儿是自由的,而她在外地上学,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一直瞒着她,不知道她听说后能否经受住如此重大的打击,唐福珍又有谁为她守灵送葬呀?”《新湘报》记者 李根

Del.icio.us : , ,

pdo_oci_handle_factory: OCI_INVALID_HANDLE 错误

Filed under: LAMP,Linux — 标签:, , — HackGou @ 18:15

有应用反应,老是报错

[DEBUG] SQLSTATE[]: pdo_oci_handle_factory: OCI_INVALID_HANDLE (/home/szhou/rpmbuild/BUILD/PDO_OCI-1.0/oci_driver.c:463)

在google中可以找到一大把类似的错误,都没有好的解决方法。虽然bug的提交者没有说名系统是否打开了Selinux, 但是对于今天的一个server而言
的确是因为SeLinux的缘故,在audit.log里面可以看到如下记录:


type=AVC msg=audit(1259911324.873:28565): avc: denied { execstack } for pid=19315 comm=”httpd” scontext=user_u:system_r:httpd_t:s0 tcontext=user_u:system_r:httpd_t:s0 tclass=process

解决方法就是: ‘/usr/bin/execstack -c /usr/lib64/oracle/10.2.0.3/client/lib/*.so*’

drepper的个人主页上面有一个关于SeLinux保护内存的说明:
http://people.redhat.com/~drepper/selinux-mem.html
my overview of security features

https://bugzilla.redhat.com/show_bug.cgi?id=540466 解释如何在SeLinux下处理execstack。

Del.icio.us : , ,

成都唐福珍之死能否带来拆迁条例废除?

Filed under: 起初 — 标签:, , , — HackGou @ 15:54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754210.shtml

【周筱赟说】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

  成都唐福珍之死能否带来拆迁条例废除?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在整个事件中,最恶心的就是成都市金牛区政府的无耻。据央视透露,唐福珍一家,原来是在成都市区做生意,是1996年作为招商引资,金牛区政府把他们请过去的。他们所在的自建三层房屋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四组,是作为厂房在使用。
  招商引资当然是为了增加当地的税收,那么13年来,税务部门去收税时,怎么从来不说他们的厂房是违章建筑呢?很简单,当初对金牛区政府还有很大利用价值嘛。
  《拆迁条例》完全是一部恶法,它把《物权法》赋予被拆迁户的权利完全剥夺。在2003年,孙志刚之死,直接导致施行20多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那么,唐福珍之死能否带来《拆迁条例》的废除呢?
  我对此不抱乐观。因为《收容遣送办法》背后是公安、收容站等机构的利益,尽管非常巨大,但仍然属于部门利益,而《拆迁条例》的背后,则是整个政府的利益。政府的财政就是靠它呢,怎么可能被放弃?

  昨天(12月3日)下午,我得到消息,当晚21时30分,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将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金牛区拆除违法建筑过程中唐福珍点火自焚并死亡事件。当晚,该发布会延迟到晚21时57分才开始。

  事先我已得到有关方面的表态,成都市金牛区政府仍然认定唐福珍一家在暴力阻挠依法拆违事件中涉嫌妨害公务罪,只承认判断不当,处置不力,将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局长钟昌林停职接受调查。既然金牛区政府仍然定性为暴力抗法,事件中被刑事拘留、监视居住的多名死者家属,不会释放。

  11月 29日晚,唐福珍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16天前的11月13日,她因阻止有关政府部门拆迁而站在楼顶抗争,最后泼上汽油用打火机自焚。官方称他们试图救人,遭到唐福珍的儿子及其大哥唐福成阻止(真奇怪了,看到亲人要被杀死,竟然还去阻止?),而死者家属称,当时唐福珍往身上倒了两次汽油,下面的人没有试图阻止,还回话要求其”不要与政府作对,你现在下来还来得及。”

  当前,各地频发恶性群体性事件,归结起来,很大一部分起因,在城镇主要是拆迁,农村主要是征地。众所周知,这背后都是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勾结,获得巨额利益的过程。因为土地财政是地方财政的很大一部分,乃至最大一部分来源。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学者通过实证的数据予以证实,我就不多说了。

  同时,很多人指出,目前的《拆迁条例》和《物权法》是完全相抵触的,《拆迁条例》完全是一部恶法,它把《物权法》赋予被拆迁户的权利完全剥夺。在2003年,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街头,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在收容站被暴打至死,直接导致施行20多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那么,唐福珍之死能否带来《拆迁条例》的废除呢?

  我对此不抱乐观。因为《收容遣送办法》背后是公安、收容站等机构的利益,尽管非常巨大,但仍然属于部门利益,而《拆迁条例》的背后,则是整个政府的利益。政府的财政就是靠它呢,怎么可能被放弃?

  类似这样的事件,政府部门总是指责,一,暴力抗法、妨害公务。二,刁民漫天要价。此前的重庆钉子户吴苹、最近的上海潘蓉用燃烧瓶对抗暴力拆迁,都是如此。

  一,如果是开发商建设,这是什么公务呢?明明是政府和开发商勾结暴力执法,却反过来怪对方暴力抗法,这是什么混蛋逻辑?刑法上不是还有正当防卫吗?难道面对自己的合法利益被侵犯被剥夺,竟然不能阻止了吗?

  二,所谓刁民漫天要价。既然是商业行为,所谓刁民漫天要价,那政府和开发商也可以坐地还价,大家坐下来谈价格。利益问题就要用钱来解决。即便是涉及公共利益,也是如此。港台和海外社会,尊重私人产权,所谓”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并没有导致社会混乱。

  在整个事件中,最恶心的就是成都市金牛区政府的无耻。据昨晚央视”新闻1+1″白岩松透露,唐福珍一家,原来是在成都市区做生意,是1996年作为招商引资,金牛区政府把他们请过去的。他们所在的自建三层房屋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四组,是作为厂房在使用。

  招商引资当然是为了增加当地的税收,那么13年来,税务部门去收税时,怎么从来不说他们的厂房是违章建筑呢?很简单,当初对金牛区政府还有很大利用价值嘛。

  大家要注意,这次暴力拆迁的主要力量,是成都市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很多人老以为中国的城管只是打小贩,兼打几个围观群众,其实,拆除违章建筑也是城管的主要职责。近年来,拆迁、征地中暴力频现,从雇佣黑势力威胁,到雇凶杀人,愈演愈烈。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此前的重庆钉子户吴苹,我就听说她已经被抓去坐牢了,但我无法证实。热点一过去,又有几个人关心吴苹的命运呢?不要看现在唐福珍之死是舆论热点,一个月后,又有几个人关心呢?所以,网民的关注只是一时的,更重要的是制度和法规建设。首先就是必须废除恶法《拆迁条例》,但我对此不抱乐观,因为利益实在太大了。

Del.icio.us : , , ,

转载《贝拉日记》读后感

Filed under: 生活小札 — 标签:, — HackGou @ 12:32

小时候对学校组织看电影,爱恨有加:电影确实是唯一的娱乐活动,求之不得;看完电影要求写读后感,真的要命。

但是看完贝拉日记,就算要命,也想写点什么,不过发现有人写的更好,文笔也更圆润;便转载之,顺便省下一条命

转自: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200904/81739.html

《拉贝日记》对南京大屠杀有信史之贡献  

司马平邦

【壹】  

从《南京!南京!》到《拉贝日记》,一时之间中国电影出了两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现像极有意思,但对于这段惨痛的民族史,每部电影又都给出了自己的描述,说实话,虽然《拉贝日记》出自德国导演之手,但其以实为据的著作风格我颇为喜欢,而我更认为一部立足南京大屠杀这种”公器”题材的电影,历史的真实是艺术真诚的直接基础,在这方面,傅瑞安·加伦伯特导演至少在工作方法上足为许多试图偿试同类题材的中国导演们借鉴。  

比如,有些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中国电影宣传时好以”抵抗”为噱头,但看了很难找多少抵抗的影子。  

《拉贝日记》里其实也鲜少有中国人对日军的抵抗,金陵女子大学的学生琅书(张静初饰)的弟弟小万在姐姐被两个日本人扑倒的一瞬开枪打死了这两个鬼子,以此描述了当时南京市民零星而个体的抵抗,而在真正的历史记载中,蒋介石的军队在日本军队占领南京后的抵抗确实是微乎其微的,溃逃得厉害,抵抗也只可能来自于民间,以苟延的方式,琅书弟弟的这项”壮举”说不上完全来自历史,但却充满了历史的合理性。  

南京大屠杀的那段,给后来的中国政府一个重要的警示,就是对侵略者如果持不抵抗的政治策略,战争的结果将更加悲惨,试想,如果真有整建制的抵抗,哪里还有30多万中国人(一少半的中国军人)被屠杀,据知,日本军队制造南京大屠杀的3个充足理由是:  

其一,之前的松沪会战中国军队的抵抗太强烈,日本人要报复;其二,国民党军队在南京的抵抗太弱了;其三,中国民间的抵抗并没有因官方的放弃而停止,因此日本军队是想借一次大屠杀彻底慑服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  

【贰】  

约翰·拉贝(John H. D. Rabe),一个前纳粹党的党员,也说是德国西门子公司在南京的领导人,也有说他是纳粹党驻南京的总代表,他在南京大屠杀里到底救了或者保护了多少中国人?这是《拉贝日记》之前有关此题材的电影作品都没有表达清楚的问题。  

《拉贝日记》的贡献之一就是对此问题做出了明确的令人信服的交待:  

在拉贝的保护下,国际安全区里有20万中国人免遭日军杀戮,而拉 贝 先生是在各国使馆及外国媒体相继回到南京之时离开南京的,而更多的屠杀是不可能在诸国外交官的众目睽睽下完成的,当然,在拉 贝 先生离开南京之后,原生活在安全区保护下的中国人是不是也有被日本人杀害的,这是电影没有表的,因为电影的名字就是《拉贝日记》嘛。  

为此问题,我向南京大学拉贝纪念馆的汤馆长提问:拉贝在南京到底救了多少中国人,汤馆长当场向我出示了几份证据,一份是有602个中国人签名的关于拉贝相救的证明材料,还有一份是拉贝将要离开南京时,南京20多座难民营(估计都位于”国际安全区”内)管理者的挽留书,这20多座难民营共安置了大约20万中国难民。  

也就是说,拉 贝 先生的救的中国人要比当年的辛德勒救的德国人多得多。  

拉贝是一位中国人必须重新认识和郑重感激的民族大恩人。  

《拉贝日记》开场不久,拉贝用一面巨大的纳粹党旗遮掩了大量中国难民使他们免受日军轰炸之害的情节,据史实,其实当时拉贝把当时他居住的西门子公司的办公地也全部遮盖在纳粹党旗之下,以保护里面的中国人–这一情节似乎在教育那些只知”人性”而不知其它的当代中国人,”国家”和”人性”其实是两个层面的东西,这两个东西时有交叉时有平行,”纳粹”对德国和欧洲人来说可能是个坏透了的词,但它仍然对中国人做过一些好事(比如抗战之初德国对中国的援助),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是没有的,而我们要记住的是一切”国家”、”主义”、”政治”里的真正的人性的光华。  

所以,我把这个情节列为2009年自己眼里中国电影最伟大的镜头。  

【叁】  

南京大屠杀,其”屠杀”之极状是著名的”百人斩事件”。虽然惨烈至极,作为中国人都难于平静接受,但我一直认为中国导演都有义务揭露日本鬼子当时做的这项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罪行。  

百人斩,史载,指193711月底至1210日,在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直至南京大屠杀前夕,两名日本军官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以谁先杀满100个中国人为胜的竞赛。最后向井敏明以斩杀106人胜过斩杀105人的野田毅。后经南京军事法庭查明审判,两人均承认控罪,于19481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  

据《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1213日(南京大屠杀开始后第二天)刊登的消息: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在10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10610510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说:”喂,我斩了105了,你呢?”向井说:”我106了!”……两少尉:”啊哈哈哈……”结果是谁先砍了100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150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11日(南京大屠杀开始之日)起,150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11日中午在接近中山陵的紫金山追杀残兵败将的向井少尉谈了”百人斩平手游戏”的结局……  

《拉贝日记》在中国和世界电影史上第一次向观众呈现了”百人斩”。  

拉贝的司机老张因得罪日军军官,被拖到一隐蔽处砍了头,拉贝追踪而去,从木栅的缝隙里看到了被日军砍掉的堆如小山的中国人的头颅,其中就有老张的,电影并没有直接说那刽子手就是”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但明明是导演想用一种方式重现当时确实存在的这段史实,或者因为这样惨绝人寰的杀戮在被德国人所熟知的纳粹”杀人史”上也不多见吧。  

我觉得有必要为德国导演兼编剧傅瑞安·加伦伯特如此诚意地揭示了这段日军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史而向其由衷致敬。  

【肆】  

关于电影《拉贝日记》的另一个贡献是重新审判了曾经逃脱战后审判的日本皇族战犯朝香宫鸠彦的罪行。  

朝香宫鸠彦(18871981)在《拉贝日记》里由参演《鬼子来了》的日本演员香川照之饰演,他也叫朝香宫亲王,日本天皇裕仁的叔父。久迩宫朝彦亲王第八子。他1937122日被任命为上海派遣军司令,中将,127日朝香宫鸠彦赶到南京前线,不日即签署了密令:”杀掉全部俘虏!”他还指令下属改变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原命令,让所有日军入城,自行安排住宿,使大屠杀及各种暴行进一步扩大。此后,朝香宫鸠彦又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的杀人命令,最简单而直接的只有4个字”全部杀掉”,直接导致了日军进城后令人发指的兽行。  

日军攻占南京时日本最高统帅部的策略就通过残酷地打击南京,来瓦解中国人民抗日斗志,迫蒋投降,朝香宫鸠彦忠实地传达并实施了这一策略精神。战后朝香宫鸠彦凭借他皇室成员的特殊身份逃脱了惩罚,后来还成为”日本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长。  

《拉贝日记》,是历史上第一部直接揭露了朝香宫鸠彦的战犯身份的大屠杀电影,让伪善的日本皇族在侵华历史上的罪行得以直接展现,这样的视角其实已经大大突破了那些被外交关系、政治利益所紧紧困扰的历史和现实的局限,也说明从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中国电影的”控诉”力量还远远不够。 

Del.icio.us : ,

Older 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